推荐资讯

若是他在这里拖了一队人的后腿那这些长得凶神恶煞的敢死队的成员

发布时间:2018-09-08 11:31 浏览:
 这不但让当地的村民,精明的商贩欢欣鼓舞了,就连最敏锐的投资商们,也都将目光转到了这一片土地之上。
 
    在这般群策群力的努力之下,这个精妙的宫殿终于被人齐心协力的给挖掘出了全貌。
 
    而这个神秘宫殿的最后一层,也展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个四方的大殿上空,镶嵌的乃是汉朝军队惯用的赤龙旗,四周的墙壁上镶嵌的乃是在那个年代中最为先进的武器制式,从弓到步,从庞大的戟,到小巧的箭,那是循序渐进。
 
    在这眼花缭乱的汉代瑰宝之中,最让考古学家们感兴趣的,反倒是居于中间位置的一个神秘的卷轴。
 
    而站在笑忘书的身侧,看到了这个摆放在浮空云海之上的那个竹简的顾峥,则是一眼就将这个竹简的来历给认了出来。
 
    这不是那个曾经被他遗忘掉的师父所留存下来的遗物吗?
 
    它为何能够保存到现如今的这个年代之中?
 
    与大厅中的绢帛书画,竹简文字,早已经碎成尘埃不同,就算是历经了千年的岁月,这个古老而神秘的竹简,依然在这个孤独的大殿中,完好无损的独自存留了下来。
 
    ……
 
    一双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小心的将这枚竹简拆封打开,再一次见到了上边的字符的顾峥,却是立刻就明白了这个竹简的特别之处。
 
    那是因为,在竹简之上的那些神秘的符号,已经比他记忆之中的那刻录的满满当当的数量,要减少了太多了。
 
    他仔细的思索一番,再联系一下那个曾经在梦境之中的出现过的神秘的老师,顾峥就有了自己的推测。
 
    梦境之中的那些循序渐进的训练,可能是这个竹简的功劳。
 
    而每当他完全的掌握了一门梦境里的技艺之后,这个竹简之上,代表着这个技艺的符号,就会凭空的消失,仿佛从未出现在这个竹简上一般。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也算是一个变相的系统了。
 
    虽然它没有神智,功能又颇为的刻板,但好歹也发扬了学习机的功能,将炼器的知识由浅入深的传授给了顾峥。
 
    只可惜啊,看到那竹简上竟然还有大半的字符存在,顾峥就轻叹了一口气。
 
    终其一生,那个世界里边的委托人,也没有将这个玄而又玄的竹简上所记载的所有的技能,给学习下来了啊。
 
    而这也说明了,为何在汉武帝时期,他们会费如此大的气力来营造这么一座一看就是挑选优秀的铁匠人才的殿堂了。
 
    这应该就是一个炼器师的试炼场,怕是那个世界的委托人与这个神秘的竹简一起合力想要给自己留下一个传承人吧。
 
    至于结果?
 
    与顾峥又有何关呢?
 
    他在看到了那个被雕刻在了石壁之上,用寥寥几个字就介绍完毕的委托人的画像了之后,就知道他协助翻身的人的人生……过得一定很不错。
 
    这就足够了。
 
    释然的顾峥,看着那个世界的吃瓜群众,在看到了出土的结果之后的各种猜测,笑了。
 
    不少脑洞够大的网民们因为网络文学的蓬勃发展,从而猜测出了许多贴近于原本初衷的答案。
 
    当顾峥以为这个世界的回放就会在这般热热闹闹的气氛中走向落幕的时候,却看到了那个大殿之中的竹简,突然光芒大盛,它所散发出来的刺眼的白光让顾铮保护性的眨了一下眼。
 
    而就是这一眨,笑忘书内的场景却又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
 
    茫茫草原与荒野戈壁的交界之处,有着一队制式精良的汉军小队,正在往那杂草丛生的戈壁深处缓缓的走去。
 
    因为这里复杂多变的地形,以及恶劣的自然环境,就算是这一队人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那行进的速度,依然是缓慢的可以。
 
    在这个沉默的队伍中,大多数人都是饱经风霜,一脸沧桑的老兵。
 
    在这个距离朔县还有近三十里地的卫城内,也只有老兵能存活到现如今的这个年岁。
 
    他们经过了一场场战役的洗礼,抗住了北方最凶残的匈奴的袭扰,凭借着大无畏的勇气以及丰富的作战经验,奋勇杀敌,以死相搏,生生的为驻扎在他们后方的朔县的大部队,带去了各方势力的消息,构筑了汉朝西北边境最为坚固的信息网络。
 
    军队中敬佩他们的人,则为他们这一哨的人马冠上了一个十分震撼的名字:敢死营。
 
 829 十七世界的回放(八)
 
    而今天,他们敢死营的出任务的小队之中,却是迎来了一个新成员的加入。
 
    据说,这个新成员还是远在长安的皇帝,特意从长安城边上给调过来的。
 
    据说,这个颇有胆气的新人,是自动请缨要加入他们敢死营,为大汉朝的边疆保卫贡献自己一份力量的。
 
    对于这样的勇士,他们这些老兵们也是十分的敬佩。
 
    所以那些平日中会用在新到的成员身上的潜规则,破天荒的……就没有被用在何水墨的身上。
 
    是的,现如今站在队伍的中央,体虚气喘,两腿灌铅一般的都快要挪不动步伐的人,他就是何水墨。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在勉力的朝着前方挪动着
 
    乖乖啊,这是哪里啊,这已经是深入匈奴边境的汉朝军队都鞭长莫及的戈壁滩地了啊。
 
    若是他在这里拖了一队人的后腿那这些长得凶神恶煞的敢死队的成员们一定会将他这个依然白皙水嫩的微胖给扔在这里喂狼的啊。
 
    何水墨是真怕,怕的连平日间撒泼耍赖的本事,都不敢使出来了。
 
    而此时的他,只能欲哭无泪的跟着前进……前进……再前进。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破空而至的声音却在他们的耳边响了起来。
 
    这个队伍之中的队长,在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立刻就朝着他身后的一众敢死队的成员们大声的高喊了起来。
 
    “不好!匈奴的骑兵前哨过来了!大家赶紧分散隐蔽,别忘记随后的接头的暗号以及汇合的地点。”
 
    “兄弟们,各自珍重!好运了!”
 
    说完了这句话,这个敢死营中的队长,不退反进,反而将身后背负着的硕大的环首刀给抽了出来,在身后一众队员的担忧,愤怒,不舍的眼神中……朝着那放箭的方向冲了过去。
 
    “你汉爷爷在此,匈奴蛮夷看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