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再加上他与这些大汉朝最为淳朴的汉子们相处一段时间之后那已经黑

发布时间:2018-09-08 11:34 浏览:
   这位队长是在用生命为他身后的二十四名队员,去拖延那短短的几分钟的逃跑时间,他更是在用自己的英勇,去完美的诠释了何为敢死营的生死不惧。
 
    那些纵然环境再怎么恶劣,敌人再怎么凶残都不曾流过一滴眼泪的队员们,在这一刻,眼眶之中却是充满了泪水。
 
    纵然万般不舍,他们也不会辜负了自己的队长为他们所争取的分散的时间。
 
    若是自己能侥幸逃得命来,他们一定会把今日所承受的痛苦,千百倍的送还给对面的那群畜生的身上。
 
    ‘嗖嗖嗖’
 
    “啊!”
 
    更加密集的箭弩声,伴随着那一声熟悉无比的惨叫,让那些已经向着四面八方散开的汉子们的泪水……一下子就滚落了下来。
 
    他们不敢回头望,他们怕自己哪怕回望了一眼,就会忍不住转身回返与自己最崇敬的老队长一起,去用命搏杀了。
 
    这是老队长用自己的性命换来的众人的重生,他们不能就这样……浪费了。
 
    队员们散的很快,待到匈奴的前哨骑兵冲到了他们原本汇集的地点的时候,这片布满了杂草和荆棘的戈壁滩上,哪还有半个人的影子?
 
    “混蛋,这群汉军的刺探,真是滑不溜丢手!好不容易碰到了一队活的,一个两个的,还都跟疯子一般的难收拾。”
 
    “咦,等等,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为首那个骂骂咧咧的匈奴头领,突然就将眼光放到了不远处正在瑟缩抖动的枯草滩的中央。
 
    有漏网之鱼!
 
    想到了有这种可能的匈奴人,面上就是一喜,他们很有默契的停下了叫骂声,驱马朝着乱草堆的方向摸了过去。
 
    “出来吧,我们看见你了!”
 
    率先发现了隐藏地的匈奴人,看着对方因为不善隐蔽而露出来的硕大的屁股无奈的提醒了一句。
 
    可是谁成想,这草垛子中的人,仿佛没有听见他们的吆喝一般的,反倒是又将屁股往里边蹭进去了一点。
 
    “呵呵。”
 
    这一下……就把匈奴骑兵给气笑了。
 
    而当他用长剑一下子将那人的头顶上一大坨并不怎么丰满的枯草……给掀开来的时候,那种嘿嘿的冷笑立刻就转化成了大乐的嘲笑了。
 
    因为此时,草垛里的何水墨,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的忒惨,惨到连他身上的武器都不记得抓紧,只是用双手抱着头将自己伪装成了一只鸵鸟,企图用屎一般的伪装,来度过这一次的生死危机。
 
    那怂样,一点不像是匈奴人在这周边曾经接触过的汉朝的军人。
 
    反倒像是那些没什么骨头的大汉行商
 
    而当他们在哈哈大笑了一番之后,才一个两个的盯着何水墨的屁股……思考起应该拿他怎么办。
 
    这么怂的人,说不得就是他们突破汉军防线的契机呢。
 
    面前的这个汉军士兵看起来弱的可以,他们在这里恐吓一番,一定能够取得对方不少的军情。
 
    想到于此的匈奴人十分的高兴,连何水墨那怂样……也看的顺眼了几分。
 
    其中的一个前哨骑兵,‘呛啷’一下,用手中的长剑往何水墨的面前一指,就将他的鼻尖给挑了起来。
 
    “说罢,你们是哪个驻军的,来这里所为何事,一共来了多少人,散开后的集合地点又在哪里?”
 
    这匈奴兵手中的黑铁剑是又长又锐,在毫无遮挡的阳光下散发着灼灼的寒光,而就着这上挑的劲儿,吃痛的何水墨也将他那张鼻涕眼泪都糊满的脸,给抬了起来。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身旁早已经围满了身披皮甲毛皮的匈奴骑兵,一个两个的用凶恶且戏谑的眼神盯着他,就像是一群狼盯着一只羊一般的滑稽可笑。
 
    “行了,现在是什么个情况你也看见了,赶紧把实话给说出来吧。”
 
    “说不定哥儿几个心情一好,就把你给放了呢?”
 
    “你可莫要像这个老兵一样的不识时务,临到死了竟是连一个全尸都留不下来。”
 
    说完了这番威胁的话语,为首的那位骑兵首领,就将他刚才顺手砍下来的敢死队队长的脑袋,给提溜到了马前,拽着他们那老队长因为厮杀而松散下来的头发,径直的就伸到了何水墨的面前。
 
    “瞧瞧,若是敢反抗,这就是你的下场!!”
 
    可是让匈奴头领没想到的是,在见到了老队长的头颅的时候,何水墨的身子却像是打了摆子一般的……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一幕幕他曾经都快要忘记的场景,就在何水墨的眼前回放了起来。
 
    曾经,他初来朔县的憋屈忐忑,心怀怨愤却要强撑笑脸的苦闷憋屈,每每入夜之后的辗转反侧不能入眠,这一切的一切,让何水墨的身体迅速的垮了下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将他接收进队伍,就算他何水墨拿出银钱贿赂都无法打动的老队长,却是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一口药一口粥的照顾着他,将高烧不醒的何水墨,生生的从鬼门关给拉拽了回来。
 
    让他第一次感觉到,好像来到朔县也不是什么难以忍受的事情。
 
    也让这个自幼丧父的孩子,感受到了父爱般的温暖。
 
    这也让何水墨对于顾峥坑了他的怨愤,逐渐的减少了许多。
 
    再加上他与这些大汉朝最为淳朴的汉子们相处一段时间之后那已经黑了心肝儿的何水墨却被这里的单纯朴实以及待人赤诚的氛围给感化了。
 
    在这群简单的人中,行着简单的事,为这个他们深爱着的大汉,守卫好他们脚下的每一寸属于自己的土地。
 
    这样的生活,仿佛也很不错。
 
    而这也是让何水墨提起了勇气,在训练了足有一旬过后,主动请缨外出的原因。
 
    他想扎根在这里,陪着那个仿佛老父亲一般慈祥的队长,就这样的老去。
 
    可是,这一第一次的任务,就让他失去了最为崇拜和认可的队长,而就是这个第一次,让他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恨。
 
    这种恨,与对顾峥的恨截然不同,这种恨,痛彻心扉,深入骨髓!
 
    又痛又恨的何水墨,泪眼婆娑,恨到抽搐。
 
    但是看在那群匈奴人的眼中,却以为是他胆怯所致。
 
    这一群人,再一次哈哈大笑了起来。
 
 830 第十七世界的回放(完)
 
    呵呵,笑吧,现在笑的越嚣张,到时候死的则会越凄惨。
 
    在心中做出了决断的何水墨,突然就谄媚的笑了起来,他用十分滑稽的一个起手作揖……来回答了他所做出的选择。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