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听了女儿的表态似乎并没有多么的高兴反而略带

发布时间:2018-11-01 17:37 浏览:
 苏锐知道,在整个东洋,山本组的势力堪称恐怖,既然他的行踪已经被暴露了,那么对方想要再度找到他,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如果不能进行及时躲避的话,那么他将始终暴露在对方的威胁之下。
 
    苏锐并没有再犹豫,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
 
    上了车之后,出租车司机问苏锐想要去哪里,后者笑了笑,说道:“京都。”
 
    出租车司机非常惊讶:“从这里去京都非常远,你不如去乘坐新干线。”
 
    新干线是遍布东洋全国的高速铁路,不过,某几条线在高峰期的拥挤程度甚至要超越华夏首都的地铁。
 
    “太拥挤了。”苏锐笑着说道:“你尽管开,我付你双倍的钱。如果能够在三个小时之内赶到,我给你三倍的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听了这话,司机简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油门一踩,车子便轰然行驶了出去。
 
    苏锐知道,如果他不选择这条路,而是继续在港口附近兜圈子,迟早会陷入山本组的包围。
 
    他低估了山本恭子在这件事情上的决心。
 
    又狠又辣的东洋美女蛇真的不是虚名。
 
    叹了口气,苏锐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你怎么了?”出租车司机到现在也没发现苏锐是个华夏人:“看起来似乎心情并不是特别的愉快。”
 
    “非常不愉快。”苏锐摇了摇头,斟酌了一下用词,才说道:“我的一个非常要好的女性朋友,她在最近加入了山本组。”
 
    “山本组……”听到这个名字,出租车司机那踩油门的脚都有些不稳当了,惊讶的说道:“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加入黑帮呢?”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男人就罢了,况且她还是个女人。”苏锐似乎并没有心情去欣赏车窗外面的风景。
 
    “不过在东洋,跟着山本组混还是很有前途的。”出租车司机搓了搓手:“至少来钱的速度非常快。”
 
    想着刚刚一堆人被自己撂翻在地的场景,苏锐说道:“那也得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面才行。”
 
    “唉,年轻人,我劝你不要这样抱怨山本组,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出租车司机语重心长的说道:“在这个国家,哪怕是首相,也没法撼动山本组的地位,甚至,每一届内阁在组阁之前,都要去拜访山本组的大佬们,去寻求他们的支持。”
 
    “如果没有山本组的支持,那么内阁绝对别想长久的。”出租车司机压低了声音,说道:“上上届政府就是典型的例子啊。”
 
    苏锐听到这里,来了点兴致:“既然是这样,那么他们为什么还能赢得大选上台?”
 
    看来,无论是华夏首都的出租车司机,还是东洋的出租车司机,都是传播八卦的好手。
 
    “他们上台前很听话,但是在上台之后,一些政策似乎触到了山本组的利益,于是,山本组的大佬们便向内阁施压。”司机感慨着说道:“天知道他们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压力,内阁竟然被解散了。”
 
    他看起来有些不解,而苏锐却给出了答案。
 
    “不是受到了压力,而是受到了威胁。”
 
    “威胁?”
 
    “是啊,我虽然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能够想象的出来。”苏锐微微一笑:“他们那些下三滥的手段,无非是用家人朋友的性命相要挟的。”
 
    “原来是这样啊。”出租车司机恍然大悟:“我把问题想复杂了,还以为是山本组利用什么经济手段来制裁别人的呢。”
 
    “制裁?”苏锐冷笑,毫不掩饰嘲讽的意味,道:“他们也谈得上制裁?”
 
    …………
 
    就在苏锐驶往京都的路上之时,一辆劳斯莱斯幻影也开到了一处别墅之中。
 
    说是别墅,其实可以等同于庄园了,依山傍湖,土豪到了极点。
 
    最关键的是,在外面的道路上,每隔二十米就站着一个黑色西装男,戴着白手套,站的笔挺,极有气场。
 
    劳斯莱斯一路驶来,这些黑西装全部行注目礼,显示出坐在车中的人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身份。
 
    车子在别墅门口停下,山本恭子从中走了出来。
 
    望着这占地极大的东洋传统别墅,山本恭子的眸光里面闪过了一抹复杂。
 
    当然,这一抹复杂也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取而代之的便是无尽的冷光。
 
    甚至,以山本恭子为中心,强烈的冷意散发开来,就连站在她身边的保镖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这似乎才是山本组美女蛇的真面目!
 
    “小姐,会长大人在书房等您。”保镖小心翼翼的说道。
 
    山本恭子深吸了一口气,径直走了进去。
 
    拉开书房的移门,发现父亲山本太一郎正盘腿坐在矮桌前面,翻看着一本书,见到女儿进来,头都没抬起来。
 
    “父亲,我回来了。”
 
    山本恭子在桌子对面恭恭敬敬的跪坐着。
 
    山本太一郎还在看书,一声不吭,整个房间里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
 
    当爹的不说话,女儿自然也就沉默无言,等待接下来的指示。
 
    事实上,这一对父女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上下级。
 
    “坂村雄健死了。”沉默了足足五分钟,山本太一郎才终于张口说道,仍旧没抬头。
 
    “是的,精英武士团也生死未卜。”山本恭子的眸光黯了一下:“这次事情都怪我,请父亲大人责罚。”
 
    “我们已经有三个上忍死在了太阳神阿波罗的手里面。”山本太一郎的语气古井无波。
 
    “是的。”听到这个名字,山本恭子的眼底微不可查的起了一丝波澜:“他是我们毕生的仇人。”
 
    “是整个山本组毕生的仇人,还是你毕生的仇人?”山本太一郎问道。
 
    不过,他的这句话却让山本恭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后者的眼神微微一凛,似乎体味出了这句话的深意。
 
    “我与他的仇,不共戴天。”山本恭子冷声说道,狭长的眼角流露出一抹狠辣的光芒。
 
    “好一个不共戴天,恭子,你可真是我的好女儿听了女儿的表态似乎山本太一郎并没有多么的高兴反而略带嘲讽的说道。
 
    这就绝对不是夸奖了!
 
    山本恭子听了,浑身猛然一震。
 
    山本太一郎盯着默不作声的女儿:“做了这么对不起家族的事情,要我怎么惩罚你?”
相关阅读